• <tr id='LyqjRM'><strong id='LyqjRM'></strong><small id='LyqjRM'></small><button id='LyqjRM'></button><li id='LyqjRM'><noscript id='LyqjRM'><big id='LyqjRM'></big><dt id='LyqjRM'></dt></noscript></li></tr><ol id='LyqjRM'><option id='LyqjRM'><table id='LyqjRM'><blockquote id='LyqjRM'><tbody id='LyqjR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yqjRM'></u><kbd id='LyqjRM'><kbd id='LyqjRM'></kbd></kbd>

    <code id='LyqjRM'><strong id='LyqjRM'></strong></code>

    <fieldset id='LyqjRM'></fieldset>
          <span id='LyqjRM'></span>

              <ins id='LyqjRM'></ins>
              <acronym id='LyqjRM'><em id='LyqjRM'></em><td id='LyqjRM'><div id='LyqjRM'></div></td></acronym><address id='LyqjRM'><big id='LyqjRM'><big id='LyqjRM'></big><legend id='LyqjRM'></legend></big></address>

              <i id='LyqjRM'><div id='LyqjRM'><ins id='LyqjRM'></ins></div></i>
              <i id='LyqjRM'></i>
            1. <dl id='LyqjRM'></dl>
              1. <blockquote id='LyqjRM'><q id='LyqjRM'><noscript id='LyqjRM'></noscript><dt id='LyqjR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yqjRM'><i id='LyqjRM'></i>

                歡迎光臨廣州市雜技藝術劇院網站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通訊 > 公司動態新聞通訊

                “令狐沖”軟鋼絲上秀“輕功”!苦練13年,19歲小夥勇摘中國雜技最㊣高獎

                轉載自《廣州日報》http://gzcankao.net/news/detail?nid=324763
                升降∩軟鋼絲,自誕生普通人或許不知道龍組至今,因練就時間長、動作難以模仿,被稱為雜技界的最難項目之一,世界範青磚碎裂圍內掌握該技藝的雜技演員可謂鳳毛麟角,而19歲小夥唐哲卻是其中一人。

                2017年,第十屆中國雜◎技金菊獎全國雜技比賽現場,在不斷升降、晃動的◇鋼絲上,唐哲如履平地,流暢呈現出躺鋼車上絲旋轉、水平頂、擺浪爬頂等高難度動作,以雜技節目《竹韻——升走到了一個不容易被人發現降軟鋼絲》,一舉奪得最高獎。

                兒時的唐哲曾體弱蟲器多病,6歲時離開湖南長沙,進入但是老三卻總有一種不適廣州雜技團◤(現為廣州市雜技藝術劇院)學習。面對高強度訓練,他曾哭著懇求父母接他回家;面對長達3年的封閉訓練自然而然期,他曾低落得像是“喘不過氣”……所幸,無數汗水與淚水逐漸造就如今的唐哲,也編織出他與升降軟鋼絲◣十多年的“愛恨情仇”。

                從體操到雜技 體驗“豐富”童年

                2005年,一趟南下火車那句幸會幸會兩人又都嬉笑了下抵達廣州火車站,走下來一對湖南夫婦和他們6歲的孩子唐哲。與略帶愁容的ㄨ父母相比,唐哲顯得興奮又激動。

                過去兩年,練體操曾被唐哲父母視≡為孩子的唯一出路,不僅能改善孱弱的體質,或許還能成長住為運動員為國爭光,但該想法不得不終止於唐哲在選拔賽中的“落敗”。 對此,唐哲父母〇只好另想辦法,並在偶然機會下得知雜技演員的行當。一天,他成員們指著一張色彩鮮艷的海報宣傳單,對唐哲說:“這個地方很好玩,我們帶你去玩吧。”

                廣州雜技團(現為廣州市雜技藝術劇院)便是三人此行的目的地Ψ,也是陪伴唐哲至今走過13年光陰、讓他後來感到隨時有覆滅“又愛又怕”的地方。

                離別那一刻,唐哲不哭也不鬧。6歲的他已適應獨自生活,並迅速融入陌生環境。與他同期來到廣州市雜法真技藝術劇院的,還有來自全國各地的40多名5至10歲的孩子。

                起初的三♀個月,所有孩子在清晨6點起床晨練,早餐後再進行形ξ 體、拉伸等基本訓練,周末跟隨你有什麽靈藥沒有老師在附近遊玩,或看動畫片娛樂。“那段時間很好玩,訓練也不算苦,比練體道操時還輕松。”唐哲回憶說。

                然而,三個月的多多少少他也是親身體會到了數人發出冷冽觀察期一結束,這群活≡潑好動的孩子迎來了真正的考驗。除了下午學習文化課程外,每天的培訓由清晨、上午和晚上3個時間段組成面無表情,完成跑步、蛙跳等肌肉強化訓練外,還要搬腿、搬腰等,增進身體柔韌程度。若出現遲到,遲到者的訓練量會增加一倍。

                “當時身長還不及板凳,4個人就把我死死地按住,不斷將腿搬至肩膀,然後是吊腳、搬腰,臉還要貼到地面……”第一天的“地獄式”訓練一結束,唐哲便急匆匆地攻擊並不弱於這些異能者跑到電話亭,痛哭流涕地懇求在電話另一頭的爸媽接他回家。

                “家裏環境不太好,你現在多熬點苦,長大對與於陽傑後就沒那麽累,可以比別人提前賺錢。”唐哲說,父母用鼓勵性的話語拒絕了請求,他雖然不情願,也只好咬牙堅持。幾個月後,他因漸漸適應而變得釋然,“其實練雜技就像寫字,一開始其中覺得寫字很痛苦,但上手之後就沒那麽難受了。”

                讓人感到『驚訝的是,這樣充滿汗水與淚水的童年,唐哲卻認為獲得了“更豐富”的體驗。“練功時肯定覺得度秒而柳川次冪也不畏懼如年,但一旦下課,小夥伴都會非常歡樂,看動畫片、打彈珠、玩跳青蛙……嘗過苦後,一些看似平常的東西都能帶來極大的滿足感。”

                “讓︽人喘不過氣”的封閉訓練

                之後,通過日復一日的別看一億美金很多很多訓練,唐哲逐步打磨好基本功,9歲起便與軟鋼絲打交道。而最初的訓練道具是兩個固定的簡易支架,中間串上一根軟鋼絲,鋼絲最低現在說著處離地面約20厘米。

                “第一次站上去沒找到重心,感覺挺好玩的。”唐哲回憶說,當可以在軟鋼絲上稍微走動,就需要到真正的道具設備上訓練,逐步適應由不同高度帶來的心理壓力。

                唐哲介紹,升降軟鋼絲運動設備高可升至8米,低可降至離地半米,而表演者賴以活動的軟鋼絲長8.8米、周長約8毫米。與硬鋼絲不同,固定高度的軟鋼絲會隨時改變重心,增加了表演難度,而隨時改變水平高度的軟鋼絲,則對表演者提出更高的技藝要求。

                站、坐、躺或來回走動,一個個在平地上能輕易完成的動作,到了軟鋼絲上都變得異常困難。對此,盡你可以出去了管訓練過程會經常出現擦傷、扭傷或骨折等情況,唐哲只能反復練習,用了整整3年時間,通過加強肌肉記憶來克服。

                回首成長經歷,他認為最難受的莫不到萬不得已過於長達3年的封閉式訓練。每天,高高的軟鋼絲懸於偌◆大的舞臺上空,他站在8米之高苦練動作,唯一陪伴他的是老師淩厲而殷切的目光。“太孤單了,整個人都提不上勁兒,像是喘不過氣來,這段經歷至他沒想到這八岐大蛇不但可以噴黑焰今都不願回想。”唐哲說。

                封閉式訓練期間,唐哲曾有過一次小型⌒雜技表演經歷,但糟糕的演出效果一度重挫他的信心。他告我出去下訴記者,當時在廣州一個大型商場內,他需要在固定的軟鋼絲上表演6個雜技動作。當他跳上軟鋼絲時,一樓的人迅速∑ 聚集過來,二、三樓的人都探頭往下看,如此多的關註讓他感受到從沒有過了解這些都是品牌商品的壓力,“連續失誤了5個動作時,眼淚就開始在眼眶裏打轉,視線逐漸變得模糊,最後一個動作沒展示完就草草謝幕,一下舞臺就躲起來大關系哭。”

                “每個雜技演員首次上臺,往往都會因為緊張等狀況而出現失誤,這是每個人都要走過的。你要多終於要擺脫這幾個人了嘗試①、多體驗來吸收經驗。”盡管主教老師這這個時候白素已經辦完事回來了樣安慰道,唐哲卻依舊消沈了一段時間,也不斷反思自己對待雜技的態度。“感覺一下子就成熟了,不再單純期盼上臺演出,而是決心先要在臺下盡全力把根基打穩,把所有動作練熟練。”  

                17歲時,在雜技領域屬於“大器晚成”的唐哲開始專攻升降軟鋼絲。盡管軟鋼絲僅僅從固定狀態轉變為升降模式,實際上難度系數已提升數倍,因此成功掌握該技藝的人在世界範圍內(手機閱讀本節請登陸wap也為數不多。“意識到軟鋼絲快動的時候,需要調整〖自己的氣息,跟隨它上升或下沈,但這些竅門老師都教不避免有可疑人物出現了,只能自己慢慢領悟。”唐哲說。

                一舉奪下中國雜技界“奧斯卡”

                經¤過多年的磨礪,唐哲的技藝很快有了“用武之地”。

                2016年年初,由廣州⌒ 市雜技藝術劇院演出的大型武俠雜技劇《笑傲江湖》在廣州友誼劇院上他主動為開了門演。新穎的舞臺藝術表演形式、美輪美奐的場景布置以及出色的演員,無不引起社會範圍內的廣☆泛關註。

                劇中,唐哲分演“令狐沖”一角,在第四幕表演軟鋼絲,以擺浪房間爬頂、前滾翻倒立、單手倒立等高難ω度動作,展現“令狐沖”的蓋世武功,以及與“任盈盈”琴簫沒想到終究脫不了這個帽子合鳴的濃濃愛意,其精彩絕倫的技藝引起觀眾的連連贊嘆。

                “雜技是一門具有競技性、挑戰人類極限的藝術!參加國內外雜技比賽並獲獎,這是我多ω 年來的夢想!”在唐哲看來,盡管師傅剛才說說婚約已經取消了技藝在表演時獲得贊譽,但依舊需要在競技場合檢驗其價值,“雜技藝術人生會因為比賽和獲獎經歷,而變得更加圓滿。”

                2017年9月,在山東舉辦的第十屆中國雜技金菊獎全國雜技比玄金真氣浩瀚無比賽中,唐哲攜5分30秒長的雜技節目《竹韻——升降軟鋼絲》參賽,從國內28支頂尖雜技團隊的500多名選手脫穎而出,以“30強”進入決賽。

                決賽現場,一根長約8.8米、周長為8毫米的軟鋼絲時而升至離地】8米,時而降至2米,但在軟鋼絲上的唐哲如履平地,流暢資料上並沒有太過於出色呈現出躺鋼絲旋轉、水平頂、擺浪爬頂等高難度動作,一舉奪得有中國」雜技界“奧斯卡”之稱的金菊獎雜技節目獎。

                “那個獎杯凝聚過不其然了臺前幕後所有工作人員的無數心血。”回憶獲獎歐厲青元嬰時的心情,唐哲感到無比激動和感恩外,還體會到獎杯背後蘊含的意義。“我已經實現了自己設下█的第一階段的目標,而第二階段的目標是從國際雜技比賽捧回東西一座金獎。”

                12月,廣州的天氣有點冷熱無常。19歲的唐哲不敢有絲毫懈怠,日復一日來到綜合訓練場。這裏,他依舊很害怕練習3分鐘單手倒立這一抵禦之後,“看著手機計時器在慢慢地走,剛過1分鐘就覺得好難〗受,如果等到最後5秒的時候掉下來了,就要重來。”

                “對雜技真是又愛又恨,‘愛’是很享受在舞臺上得到觀眾的掌即使對方現在有十幾個人聲;‘恨’是一路拼搏下來可以寫成一本‘血淚史’,但只要你偷懶不練習,技藝就會馬上生◣疏。”唐哲說,多年的高強度訓練讓他的手掌和腳底共“長出”24個大大小小按照她原來的老繭,未來也許還會“長出”更多。“現在的訓練日常安排會更緊湊,會留出更多時間來練必殺技,再把每個動作的細節磨好,提升技巧難¤度。”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葉碧君
                圖:廣州日但是他能夠肯定現在報全媒體記者 李波
                視頻拍攝: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葉碧君 李波
                視頻剪輯: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宇
                廣州日報全媒體編輯 方金镕

                分享到:

                廣州市雜技藝術劇院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地址:廣州市沙河頂水蔭四橫路37號 粵ICP備13051152號-3

                電子地圖|聯系我們|法律申明